站點搜索

回到舊版

  • 回到舊版

學校章程logo圖片顯示

  • logo

學校章程主導航

  • 學校章程
  • 政策文件
  • 工作動態
  • 輔導學習
  • 學校規章
  • 申訴機制
您的位置:首頁 - 信息公開 - 輔導學習

付八軍:文化屬性是高等教育的永恒主題

發布人:系統管理員資訊來源:現教中心 发布时间:2016-09-19 19:53:51點擊數量:48

     關于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既是一個古老的話題,也是一個永恒的話題。當前,在高等教育越來越卷入市場之際,系統而又創造性地理順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是一個理論價值和時代意義並存的現實課題。探討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必須把握“文化”涵義。不過,學界對于“文化”的界定或者運用,可以說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無所不爲。社會中的一切問題,在學者的眼睛裏,根據各自的需要,都可以將它變成文化。正如某些學者指出的:“‘文化’的定義,衆說紛纭,幾乎和學者們的數量一樣多。”但是,作爲一種通常與政治、經濟並列提出的社會要素,應該有一個最基本的和確定性的內核。在筆者看來,這個內核更多地表現爲文化是一種以知識、學識、學術等自身爲內容的社會要素。從這個角度來看,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表現爲以知識本身爲目的的教育教學活動,這是一種不帶有政治、經濟等功利目的的活動,更多地包含人們對文化和知識本身的享受。更通俗地說,即一種“爲了文化而文化”(文化本位)、“爲了學術而學術”(學術本位)的活動。

  一、學術天平在總體上偏向功利而不是興趣

  對知識本身的學習和追求,能夠讓人獲得一種精神上的愉悅和陶醉。在這一點上,古今中外許多偉大的思想家都有共識。英國的紅衣主教約翰•亨利•紐曼認爲,“求知是一種具有合理性的活動,因此,知識本身就是一種報答。”法國哲學家拉美特利(1709-1751)曾說,有研究的興味的人是幸福的, 能夠通過研究使自己的精神擺脫妄念並使自己擺脫虛榮心的人更加幸福。這,便是高等教育文化屬性賴以存在的基礎。以文化本身爲樂趣,也就必然走向以文化本身爲目的,而不把文化作爲手段以獲得某種功利性的回報。

  以文化爲本位的高等教育實踐,在古今中外曆史上是可以找到的。古希臘時期針對社會上層階級的自由教育,文藝複興時期的人本主義教育,英國曆史上的紳士教育,19 世紀初期德國洪堡理念的實踐,中國古代“個別書院在某些時期確也較有一種淡泊出世的色彩”,等等,都可以找到文化本位的影子。至于以文化爲本位的高等教育理論,在古今中外曆史上則是俯拾即是。紐曼于1853年出版的經典著作《大學的理想》,可以說是捍衛這種理念的第一本力作。此外,洪堡的現代大學觀,蔡元培先生的“大學,乃研究高深學問者也”,再如永恒主義、要素主義、理性主義等教育思潮或教育哲學流派等,都是一種關于“大學自治”、“學術自由”等以文化爲本位的理論主張。

  但是,在高等教育實踐上,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從來就沒有得到長期與充分的展現, 以文化爲本位的高等教育實踐更多的是學者們一種美好的理想與信念。中世紀大學在誕生之初,就表現出了濃厚的世俗教育目的,以培養神職人員、公職人員、律師、醫師等專門人才爲目的,帶有很強的功利性。“中世紀大學是社會需要和經濟複興的産物,它的教育目的有很強的社會實用性”。對于中國古代書院,從總體上來看,“帶有明顯的功利性,有的是借隱居讀書以博得高名,走‘終南捷徑’待中央及地方長官辟用,而更多的則是爲了讀書應舉入仕。……可見其建立書堂的動機即教育童蒙學成應舉”。至于在近現代的高等教育實踐活動中,從來都是實用主義、工具主義占主流,從來都是美國著名教育家克拉克•克爾的《大學的功能》占上風,而紐曼的《大學的理想》更多地只能停留在書齋。美國學者約翰•S•布魯貝克在《高等教育哲學》(Onthe Philosophy of HigherEducation)中提出,美國的高等教育實踐一直都是由認識論和政治論兩種高等教育哲學支配和影響著。如果從這個角度來分析,那麽可以說,自高等教育誕生伊始,尤其是工業革命以來並貫穿整個20世紀以及21 世紀的今天,在高等教育實踐上,都是政治論的高等教育哲學壓倒認識論的高等教育哲學,並在社會舞台上扮演著軸心地位和引領潮流的角色。

  二、學術本位並不妨礙人類近期利益和長遠目標的實現

  在中外教育史上,曾經有無數的著名思想家以及普通學者爲“學術自由”、“大學自治”而呼喊甚至付之行動。盡管其理念並未在現實社會中得到過理想的實踐,但是,這些理念確實包含著某些積極意義和合理主張。

  (一)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有利于文化主體的幸福。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強調以文化本身爲目的,不以任何經濟和政治等利益爲直接的行爲取向。因此,人們一旦把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作爲高等教育活動的主導屬性之一,必然具有一種以文化本身爲樂趣的價值預期,或者産生一種以文化本身爲樂趣的現實體驗。反觀當前高等教育活動的主體,不知有多少人能夠從其活動本身中找到樂趣。就學生群體來說,他們在爲職業和文憑而學習,雖然有許多人能夠體味競爭與拼搏的快樂,但許多學生卻是迫不得已而爲之,是在把它當作一種巨大而又痛苦的任務來對付,而不是享受這種學習的過程和成就。再看看高等教育領域的學者們,筆耕不辍,宵衣旰食,許多人不是喜歡它而樂此不疲,而是被一種功利目的或者無形制度牽著走,這也談不上真正以文化本身爲樂趣。

  (二)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有利于知識的傳承和創新。高等教育活動,核心問題是一種教學活動,是教育者與受教育者之間的一種交互活動, 或者說一種授受關系。這一點,與實物商品的交換活動具有相似的外在特征。但是,兩種活動授受的內容是不一樣的。高等教育授受的主要是一種無形的文化知識,而實物商品的交換則是一種物化形態的産品。正如北京師範大學褚宏啓教授所言:“教育的本質不是財産流轉,而是思想(包括觀念、情感、態度、價值觀)的流轉。”而這種思想和文化知識,具有共享性和非消耗性。不像實物形態的産品交換那樣,甲方轉讓給乙方就會讓甲方失去對該種産品的占有;雖然知識就是力量,但這種力量也不像其他能源一樣,轉讓之中會産生各種消耗, 能量守恒定律難以解釋知識力量的傳承活動。因此,我們強調以文化本位來進行高等教育活動,不會給授受任何一方造成知識方面上的損失,不會減少授受任何一方對知識占有的樂趣。在這樣的一種學習和教育環境中,有利于知識的傳承和創新,有利于文化社會的進步與發展。

  (三)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有利于和諧社會的共建。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並不排斥對高等教育政治屬性、經濟屬性的選擇與利用。因爲這種主流學術文化不是過去那種探討天理人倫和宗教迷信的文化,而是實用之學、科學之學。事實上,並不是高等院校成爲象牙塔就屬于一種落後行爲,而只是因爲現實的社會環境不能讓高等院校成爲象牙塔,就像一個功利的大漩渦,把高等院校卷入其中而難以自拔。如果社會都像象牙之塔的高等院校一樣,秩序井然地生産和生活,有條有理地進行分工與合作,並把提高産品質量當作一種生産的樂趣,以不斷促進社會生産力的進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爲樂趣,這種理想的美好社會就會成爲現實。

  三、學術本位的燎原之勢基于一定的物質基礎、思想觀念和制度安排

  長期以來,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沒有在實踐中充分地展現出來。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高等教育不具有這種屬性,而是展現該種屬性的條件不成熟。事實上,雖然古代曾有過以文化爲本位的高等教育實踐,其中卻有相當部分還稱不上真正以文化本身爲目的、以文化本身爲樂趣的教育活動。例如,古代特權階級享受的自由教育,雖然沒有明確的職業指向,沒有外顯的功利目的,但實際上,這是一種象征特權階級成員的身份教育,且並非人人都是積極主動好學、樂學的。這樣看來,衡量一種高等教育活動是否真正展現了其文化屬性,不僅要看其活動和參與者(包括教育者或者受教育者)是否堅持知識價值獨立,是否以文化本身爲目的,而且要看其參與者是否自願主動,是否從中找到樂趣和滿足。這種“以文化爲本位”、“以文化爲樂趣”的高等教育實踐,至少應該具備以下條件:

  首先,社會生産力水平得到了充分的發展,社會物質財富能夠提供充分和廣泛的保障。人們考察社會問題乃至人的精神問題時,往往從生産力標准和經濟發展水平出發。應該說,這不僅是因爲人們已經接受了“經濟是基礎”、“物質決定意識”、“生産力決定生産關系”等唯物史觀的間接經驗,更是因爲人們已經從自己所處的真實世界中獲得了許多類似感受的直接經驗。有學者說得好:“任何蔑視物質生活條件的改善而抽象地談精神解放、精神自由的做法,不僅不能最終實現自由,而且將危及人類基本生存環境的改善。”從生産力角度出發,隨著科技進步、經濟發展和社會物質資料的豐富,個人滿足社會需要所必須進行的勞動時間將愈來愈少,以“閑逸的好奇精神”來追求知識本身的時間越來越多,且物質條件越來越有保障。在這種情況下,“高等教育雖以職業性教育爲主,但同時向閑暇教育或消費型教育邁進”。反之,當人們正處在爲生存權而奮鬥的時候,很難想象他們能夠以知識本身爲樂趣,以知識本身爲目的。例如,中國古代那些食文化屬性:高等教育的永恒主題不飽腹的書生,十年寒窗,皓首窮經,爲的是一舉成名,爲的是書中自有黃金屋……試想,他們是在以文化爲目的、以文化爲樂趣而孜孜不倦嗎?正如某些學者所言,從教育人學視角來看,“教育即自由,……教育雍容華貴,儀態萬方”。試想,那種圍繞一張試卷而奮力拼殺會有自由?千軍萬馬擠獨木橋,難道會雍容華貴,儀態萬方?同時,高等教育文化屬性的展現,不僅要有充分的物質保障,而且要讓更廣泛的社會成員獲得充分的保障。否則,其文化屬性也只能在社會的某個角落裏萌芽,甚至是畸變的萌芽,而不能在整個社會層面上展現出來。例如,古希臘特權階級的自由教育,將絕大部分社會成員排斥在外,不僅在社會實踐中難以展現出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而且難以將“以文化爲樂”帶向一個“以高雅、科學、大衆文化爲樂”的境界。

  其次,人們的思想認識水平以及洞察人生真谛的能力在全社會更廣泛的成員中得到相當程度的提高。從普通教育職業化以及學術科研功利化的今天來看,要讓許多社會成員爲了學術而學術,不只是物質問題,更有認識問題。試想,當你在學習或者研究某道工藝的時候,如果你沒有把它當作明天賺錢的工具,而是把它當作一個過程,好好地把玩它、欣賞它,或許你不會感到這是一種枯燥的事件,甚至效果和效率更加顯著。“把身體上與精神上的訓練相互變成一種娛樂,說不定就是教育上的最大秘訣”。布魯貝克也說:“我們不必僅僅因爲今天在設法促使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攜手並進而放棄‘爲學術本身而學習’的崇高理想。如果兩者能做到相互結合,我們可能會發現兩者都對實現這一崇高理想有所裨益。”這,不能不說更多的是一個認識問題。尤其在這樣一個激烈競爭加劇化和價值觀念多元化的今天,每個人只是人類曆史長河中的匆匆過客,一個人對自己能力的認識和前景的預測,對自己目標和理想的定位,恐怕更多的也是一個認識問題。只有有了正確的認識,才會有正確的定位,才會有正確的人生選擇。這一點,缺乏一定認識的人,是無法體會或者理解的。肖川教授有一段話說得很好:“只有經曆過生活的繁華、駁雜、喧囂的人,才會認同這樣一種對于生活的感悟:簡單的生活就是一種享受。一個一直生活在單調、貧乏、沈悶的生活情境中的人,絕不可能悟識到這一點。如果你給他講‘簡單的生活就是一種美’,他可能會認爲這不過是欺人之談,是在兜售精神鴉片。”這,不能不說更多的也是一個認識問題。同理,要在社會層面上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認識水平和能力的提高,不只是少部分人的,而應該是廣大人民都具有的。事實上,自古至今,舍棄高官厚祿、發財致富的“金光大道”而義無反顧地踏上科學研究、文化創作的“羊腸小道”的人,也可謂不勝枚舉。但是,相對不同時期廣大的文化人來說,畢竟只是鳳毛麟角,猶如幾顆閃爍的星星,照亮不了漆黑的蒼穹。

  最後,相應的制度安排和體制保障得以確立和完善,以人爲本的和諧社會得以建立和穩固。如果說,物質基礎的保證以及人民意識的覺醒是展現高等教育文化屬性的間接條件,那麽制度安排和體制保障則是其直接條件。試想,在今天的高等教育領域,那些已經解決生存問題且有較高學識水平的學者們,有多少是爲了學術而學術?他們爭課題、跑項目、炮制論文、絞盡腦汁拼湊出一些所謂的有社會實踐價值的科研成果,他們之間又有多少人願意這樣做?且不說那些爲了升學和謀職而學習的學生,那些爲了晉級和薪酬而教學的師,那些爲了生活而學術的學者。這些現象是什麽原因造成的?是評價體制、管理體制等造成的。在這樣的制度環境中,每個人和每個學校,就像綁上了戰車,你想“爲學術而學術”都不行。競爭是具有傳染性的,在這種機制的作用下,每個人奮力拼搏、馬不停蹄,隨之競爭不斷加劇,標准和門檻又不斷提高,……就這樣螺旋式上升。最後,演變成另一種形式的“爲學術而學術”,這是一種不擇手段、追求學術表面繁華、不能享受學術本身快樂的“爲學術而學術”,而不是我們所倡導的那種享受探求規律和奧秘本身的“爲學術而學術”。

  四 、政府對高等教育文化屬性的選擇是大學學術本位得以實現的關鍵

  中外曆史上,曾經有許多大學以及學者試圖跳出政府的掌控而走上學術自由、大學自治的道路,但最終都無法擺脫政府的羁絆。那麽,政府爲何要加強對高等院校的掌管和控制?應該說,主要還是政府對展現高等教育文化屬性存在顧忌,認爲高等教育太重要了,一旦任其發展,就像打開了潘多拉匣子,釋放出不可救藥的貪婪和無法控制的魔鬼,最終影響高等教育經濟功能和政治功能的發揮。在民主社會,這種顧忌同樣也是必要的。但是,在民主社會, 這種顧忌卻不應該成爲展現高等教育文化屬性的障礙和弊端。

  (一)展現高等教育文化屬性與展現高等教育其他社會屬性不沖突。事物的屬性既是客觀的,又是多樣的;同時,多種多樣的屬性之間並不存在對立沖突的關系,否則,就違背各自的客觀存在性,從而也就稱不上該事物的屬性。例如,有些文章認爲高等教育既具有盈利性,又具有非盈利性。表面看起來,似乎高等教育具有這樣一種雙重屬性。實際上,兩者是對立沖突的,不能稱之爲高等教育的屬性。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高等教育具有商品屬性,政府對其選擇與否,從而在實踐中體現出教育的盈利或者非盈利的特征。因此,盈利與非盈利,不能納入高等教育的屬性範疇,而只能說是高等教育的商品屬性在教育實踐中的行爲體現之一。同理,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與其政治、經濟屬性,都是客觀存在的,且不存在相互排斥的情況。政府對其文化屬性的選擇,並不違背政府對其政治屬性和經濟屬性的選擇與利用,從而在理論上也就不會影響高等教育政治功能和經濟功能的發揮。事實上,高等教育的經濟屬性在未來仍然是政府需要重點考慮和利用的屬性之一。或許在那個時候,多姿多彩的高等教育屬性會在教育實踐活動中展現出來。

  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有利于大學自治和學術自由,從而有利于學術的繁榮和發展。“西方學術的發達就得益于‘學術自由’與‘知識産權’的制度:前者從積極的方面鼓勵大膽質疑、自由研究,保證真正的‘學術無禁區’;後者從消極的方面有效防止重複研究、剽竊與抄襲”。而且,由于這種學術不是古代那種探求天理人倫和宗教迷信的學術,而是關注自然奧秘、社會進步和人民幸福的具有進步意義的學術。因此,在理論上,學術的繁榮興旺有利于生産力的進步與和諧社會的構建。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會促進高等教育政治屬性和經濟屬性更好地彰顯,促進高等教育其他各種社會功能更大地發揮。

  (二)高等教育不能承受政府和人民期望之重。政府和人民傾向性地認爲,“高等教育越卷入社會的事務中就越有必要用政治觀點來看待它。就像戰爭意義太重大,不能完全交給將軍們決定一樣,高等教育也相當重要,不能完全留給教授們決定”。正因爲這樣,社會對高等教育一直寄予很高的期望。美國著名教育家赫欽斯曾把大學比作社會的“燈塔”,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卡斯特斯教授曾稱大學是新經濟發展的動力源,未來社會學家貝爾認爲大學是現代社會的“軸心機構”,還有許多學者將高等院校稱爲“社會服務站”和“精神加工廠”。尤其當“知識經濟” 作爲經濟學中的概念被應用到高等教育研究領域之後,高等教育的地位和作用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成爲社會的“心髒”。“農業經濟時代,大學遊離于經濟社會之外;工業經濟時代,大學處于經濟社會的邊緣;只有到了知識經濟時代,大學才被推到社會的中心”。但是,高等教育對社會的貢獻從來都是一個社會的系統工程,我們不要期望任何單方面的高等教育改革會産生多大的社會效果;同時,高等教育作爲社會系統的一個子系統,有它自己的定位、功能與去處,不應該把它的功能無限制地放大與擴張。因此,無論是政府和人民,還是高校和學者們,都應該正確地認識到高等院校和學術成果的作用範圍,不要給它太大的重擔,也不要過分地拔高它的價值。

  高等院校具有人才培養、科學研究以及直接爲社會服務三大社會職能,這三大職能歸根結底都是學術文化知識對社會的作用和貢獻。因此,探討高等教育的社會貢獻,可以從學術文化維度來考慮。就人文社會科學來說,有利于梳理和發揚曆史文化遺産,有利于形成社會輿論和引導社會潮流等。至于其應用性的科研理論與學術主張,更多的只是爲社會改革與發展方案提供某種可能,在實踐層面的作用有待政府或相關部門的權衡、綜合、比較與選擇。許多時候,這種學術範式的理論與主張,與人們口語甚至感情化的言論一樣,僅僅起著一種社會預警的作用。正如美國某位學者所言,曆史的車輪發展太快,人文社會科學更多的只起一個刹車的作用。其實,某些國家在某些時候的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或許正因爲政府也具有這種意識。例如,20 世紀50 年代,法國還未放棄殖民政策,試圖以武力阻止阿爾及利亞獨立鬥爭。對此,法國著名思想家薩特不僅口誅筆伐抗議政府的行爲,而且公開號召士兵不服從這種命令。當警方欲逮捕他時,時任總統戴高樂說:“那些知識分子,讓他們愛怎麽搞就怎麽搞。”就自然科學及其相關的應用性學科來說,自從它在高等院校中獲得獨立地位以來,就一直在高等教育中占有主導和支配地位,其社會實際作用和貢獻確實不能低估。但是,高等院校中存在的該類學術文化知識,更多的是從社會實踐中吸納之後轉化而來的;如果要說高等院校中存在該類知識的創新,更多的也是理論層面的知識創新。同時,對于科技園、科技産業化等校企合作形式,事實上已經從高等教育範疇轉到企業範疇那裏去了。1999年,在長沙舉行的關于“創新與發展”跨世紀湖南青年論壇上,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朱善利教授提出:“創新不是科學家的事,而是企業家的事。”當時,許多人對此犯糊塗。實際上,其簡約式的語句只是表明:高等院校有自己的獨特的使命,其作用和功能不可能也不應該無限放大。

  (三) 展現高等教育文化屬性與政府的監督管理不矛盾。展現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並不是不要政府的監督和管理;允許高等院校以文化爲目的,以文化爲樂趣,並不等于政府不能制定學術底線,不能實行學術導向,不能進行學術檢驗。政府必要的管理和控制,不僅能夠促進學術文化的發展,而且能夠推動學術文化爲社會和人民服務。何況,政府永遠都對大學擁有絕對的掌握權,“政府可以輕而易舉地居于大學的上風,甚至,如果它願意的話,可以摧毀大學”。事實上,也沒有哪所高校會輕易跳出它的運行軌道而公然與社會、國家以及人民爲敵;如果非理性地散布某些非科學言論,或者采取了某種行爲,這就已經超出了學術自由的範疇。總的來說,對于政府控制與高校自治問題,學界本身也基本認同——政府控制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高校自治必須有一個度;同時,對于具體問題的解決, 學界基本達成這樣一個共識——明確哪些地方由政府監管,哪些地方交由高校自主處理。例如,學制、畢業要求等,全國應該有一個統一標准;辦學特色、教學改革等,則應該由高校自主決定。有的學者指出:“政府必要的控制或稱管理,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規劃與立法;教育經費的劃撥與控制;高等教育評估。”

  總之, 今天是一個效率和技術至上的功利性時代,“高等學校經濟功能的強化和經濟活動的活躍,是以對高等教育文化功能的淡化和漠視爲背景的”,但是,在未來社會,隨著社會物質的豐富和人民意識的覺醒,一旦實現了相應的制度安排和體制保障,高等教育的文化屬性會向我們蹒跚走來。

                   (選自《教育學術月刊》2009年第10期)

 

乌鲁木齐市北京北路1075号 邮编:830013 E-mail:xjzdxj@126.com

Copyright © 2009-2013 新疆职业大学 新IC備15001223號 新公网安备 65010402000146号